今天是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习园地>>正文
【纪检人·手记】阿爹的手
2017-06-06 17:26     (点击量:)
[字号: ]

 

我的阿爹,四川人,平时操着一口已经不是很地道的四川腔,三十多年前来到施甸谋生,认识了先天性残疾的阿妈,从此,阿爹和阿妈为了我和弟弟绞尽脑汁的为了生活而奔波。 

我的阿爹带着阿妈倒卖过茶叶;去校园门口卖过小玩具;卖过转转糖;开过鞋店,后来阿妈得了脑梗塞,阿爹就一个人撑起了一大家子,上有爷爷奶奶,下有我和弟弟,可是我的阿爹从来没有抱怨过,无论是爷爷半瘫在床上,还是奶奶中风,我阿爹还是每天坚持笑呵呵的,按照他的原话就是:“哭也是过,笑也是过,何必愁眉苦脸呢”,很多人都会说阿爹长得很年轻,很潇洒,可是谁又知阿爹偶尔也会偷偷抹泪。 

阿爹一直靠帮别人补鞋子为生,补了一辈子的鞋子,撑起了家里的一片天。原来不懂事的我,最怕去阿爹身边,怕别人笑话我,看不起我,内心常生自卑。慢慢的长大了,知道生活的艰辛,也才知道阿爹的不容易,做着别人看着最卑微的工作,却用这份工作把我和弟弟抚养长大,这是需要多少的坚持和勇气,想想自己年少时幼稚的想法,真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孝。 

我很少敢看阿爹的手,偶尔瞟一眼,现在我会去补鞋子的地方吹吹牛,看着阿爹帮别人补鞋子已经不害羞了,甚至觉得是种光荣。阿爹熟练的技巧,一双又旧又烂的鞋子分分钟他就可以还原新鞋子的样子。只是偶尔看到他那双手,会觉得好心疼,二十多年,胶水咬坏了了阿爹本应该平滑的皮肤,粗粗的手纹里,显露出的是风吹日晒,是长年累月积攒下的碳一样的黑,这双手让人不敢直视,手指甲缝里,是洗不掉,剪不净的黑。有点发肿发硬的手指,却还是那样铿锵有力。我从来没敢触摸过他的手,偶尔看着那伤痕累了的手,我的心却感觉一种犹如针扎的痛,有一次,阿爹的手被刀子割了,我就在旁边,看着那鲜血流出,我特害怕特难受,赶紧去附近给他买创可贴,他却说不用了,习惯了。可是一句习惯了,却让我心生自责。年少轻狂时我生嫌的这双粗糙的手却是撑起这个家最有力的手,是他靠他的那双手让爷爷奶奶有了依靠;是他靠他的那双手让阿妈感到幸福;是他靠他的那双手把我和弟弟从小拉扯长。 

阿爹的手,粗糙的手;起满茧子的手;伤痕累累的手;抚养了我和弟弟长大勤劳的手,阿爹,你辛苦了。(铁林博) 

打印    收藏
关闭窗口
QQ空间 飞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msn 人人网
滇ICP备
主办:中共时时彩软件下载 施甸县监察局 版权所有
访问数量
地址:施甸县甸阳镇甸阳东路032号 邮政编码:678200 电话:0875-8122071